黄衢南公路浙江段二期工程

巍巍青山下,一条白色长龙穿山而过,在环山绿水间,轻轻架起的通道,通达南北;在城市乡村间,优雅勾勒出的曲线,有机连接浙皖闽赣四省;在山脉沃野中,洒脱放飞的光彩,辐射四方,把金华、丽水、衢州与邻近的黄山、景德镇、南平等九市串为一体;从黄山到武夷山,将秀美风光一线牵……

  巍巍青山下,一条白色长龙穿山而过,在环山绿水间,轻轻架起的通道,通达南北;在城市乡村间,优雅勾勒出的曲线,有机连接浙皖闽赣四省;在山脉沃野中,洒脱放飞的光彩,辐射四方,把金华、丽水、衢州与邻近的黄山、景德镇、南平等九市串为一体;从黄山到武夷山,将秀美风光一线牵……

  这条路就是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二期西坑口至衢州公路(以下简称: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它北起安徽黄山,南至福建南平,是(北)京台(北)高速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将浙皖闽三省有机相连,并把黄山、江郎山、武夷山这三大世界遗产地连接起来,构成一条风光独特的景观旅游大道,有着“最美高速”的美誉。

  这条从开工伊始就被定下“开工必优,一次成优,确保部优,争创国优。”基调的高速公路,整个建设过程中科技创新发挥了强大的支撑作用,而工程施工建设也为科技创新提供了良好条件。辅以经过优化创新的管理模式,高水平的施工建设呼之即出,竣工验收质量鉴定得分均位列全线前五名,圆满完成所有标段承接的施工任务,打造出令人称赞的优质工程,并铸就了黄衢南高速公路这一不凡的精品工程。

  

  五年前,这条连接福建、浙江、安徽三省的快速通道建成通车。它的魅力不仅在于其是一条生态之路、环保之路、和谐之路,更是促进浙西地区经济发展之路,还是浙江省高速公路“二纵二横十八连三绕三通道”中的一连,是浙江省交通西进目标的具体实施,更是浙江省唯一由交通运输部、省交通运输厅联合组织实施的勘察设计典型示范工程和创精品试点工程。

  “该项目针对工程地处山岭重丘区,地势陡峻,部分路段存在滑坡、崩塌、地面塌陷和泥石流等地质灾害等建设难题,建设单位积极组织开展科研创新,取得了显著成果。该项目运营近五年,路基、路面未出现质量问题,运营品质和各项沿线设施总体良好。”记者看到,在“2014 ~ 2015 年度公路交通优质工程奖核验报告”中,专家组成员给出了这样的鉴定意见,对其质量及运营状况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五年来,无数的车流从这条路上穿行而过,连接和带动作用在车轮滚滚中凸显。在它的周围,更多的人和地域依靠区位和交通优势而努力成长为经济业态,其发展速度甚至于超出想象。不难想象,未来,这条高质量的高速公路上还将继续发挥作用,以它坚定厚实的脊梁,绵延伸展向远方。

两次获得同一大奖

  这并非是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第一次获得公路交通优质工程奖。2014 年,中国公路建设行业协会发文公布了2012-2013 年度公路交通优质工程奖获奖工程名单,浙江省的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一期工程衢州至廿八都公路获得了一等奖。

  两次获得公路工程行业最高奖项,凝萃的是建设者们多年如一日的努力、创新、坚守与智慧……他们将几千个日夜奉献给了这条优质、优美、绿色的“民生高速”,见证了悠悠青山深处的巨变,造就了车辆疾驰而过的繁华,最终赢得了“精品高速”的美誉,在浙江乃至我国高速公路建设史上留下了亮丽的一笔。

  从一期工程到二期工程

  “从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一期工程开始,我们集团就提出了很高的建设要求,投入了非常强的技术力量。浙江交工集团及其下属各参建单位紧密围绕项目施工建设,充分整合资源,发挥片区优势,挖掘各自施工管理潜力,充分开展内部竞赛,凸显各自特点,依靠科技进步,不断提高工程质量,始终坚持精细化施工。”浙江交工路桥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玉富说。

  

  他介绍,浙江省交通工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交工集团)及下属浙江交工路桥建设有限公司、浙江省交通工程建设集团第三交通工程有限公司、浙江省宏途交通建设有限公司分别承建了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二期工程西坑口至衢州公路B3、B5、B6、B8、B11 标,是工程施工建设当之无愧的主力军。

  事实上,从上世纪90 年代起,浙江交工集团就相继承担了沪杭甬、杭金衢、杭宁、杭州湾跨海大桥、舟山连岛工程等浙江省内各条高速公路的施工及其他交通工程建设任务,多项工程获鲁班奖、詹天佑奖、国家优质工程奖、公路交通优质工程奖、钱江杯优质工程奖等奖项。同时,集团还先后荣获了浙江省先进建筑业企业、全国交通企业百强、全国优秀施工企业、全国工程建设质量管理优秀企业、中国建筑业企业竞争力百强等荣誉称号,连续几届均被评为浙江省工商局信用AAA 级“守合同重信用”单位和全国建筑业AAA级信用企业。

  “通过努力,集团旗下所有标段始终坚持以创优为目标,全面实施、优化、创新管理模式,都表现出极高的施工建设水平,竣工验收质量鉴定得分均位列全线前五名,圆满完成所有标段承接的施工任务,着力打造优质工程。”王玉富告诉记者,作为施工单位而言,严格的管理制度是建造精品工程的必要条件,而良好的施工环境则是工程顺利推进的保障。

  指挥部“各扫门前雪”

  “首先,业主为我们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环境和资金环境,营造了和谐的施工氛围,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下干起工作来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建设指挥部总工程师姜汶泉回忆,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二期工程立项之初,就得到了衢州市政府和浙江交工集团领导班子的重视,从土地征迁到建设开工,基本做到了无障碍施工。

  事实上,高速公路建设过程中,管理上最难的工作就是土地征迁工作。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衢州市政府作为公路出资方,成立了衢州市指挥部,与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指挥部形成了“地方指挥部—建设总指挥部”的责任分工:地方指挥部又包含4 个县市指挥部,工作内容以征迁处理为主,工程建设为辅;建设总指挥部则以工程技术为主,征迁处理政策工作为辅。

  分工明确了,问题也就自然少了。

  “有些项目前期征迁工作不到位,项目开工以后还会继续面临征迁问题,无形之中把一些实际建设时间压缩掉了,这样就造成了赶工。而工程由于前期工作准备充足,加之各方配合,征迁工作在开工前就已经完成,保障了合理的施工周期,施工期间周边的干扰也是微乎其微。”

  提起建设期间的往事,姜汶泉深有感触的说:“当时,无论是业主、建设指挥部,还是监理单位和地方指挥部,每一个部分、每一个环节都相处的十分融洽和谐。这种融洽与和谐来源于什么?就是实话实说,实事求是,遇到问题绝不躲躲闪闪,而是大家齐心协力解决问题,直到把问题处理好为止。”正是人人都怀揣着这种“将事情做好”的理念,形成了一种贯通上下、覆盖全局的工作,许多难题迎刃而解。

  全线率先推行标准化建设

  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是浙江交工集团“创新创业期”的示范项目之一,该项目以集团为主导,集中推广创优创杯理念,大力推进现代工程管理,努力发挥专业团队优势,以“标准化、精细化、规范化、信息化”为手段,以质量管控为主旨,明确创优思路和目标,规范管理制度和流程,倡导工艺创新;注重文化和人文,关注节能和环保,在工程质量、安全生产、创新创优、资源节约、环境保护等方面都有独特表现,创建了质量、安全、工艺、环保“四位一体”的新型施工管理体系。

  

  通过该工程的施工建设,不仅全面凸显了浙江交工集团专业化施工优势,并在全线率先推行了标准化建设,采取了多项举措加快推进现代工程管理,收获了一系列成果和经验,为项目如期、优质、高效完成发挥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王玉富介绍,项目开工之初即确定质量目标:开工必优,一次成优,确保部优,争创国优。

  围绕创优目标,浙江交工集团科学配置人员和设备,加大资源投入,为工程创优目标的实施做足准备。“百年大计,质量第一”,在施工过程中, 集团始终如一坚持这一原则,全面实施质量管理标准化,注重从源头进行把控,以“发展理念人本化、项目管理专业化、工程施工标准化、管理手段信息化、日常管理精细化”的管理理念,加强项目前期策划,建立完整的全面质量管控体系和质量目标责任制,将质量管理责任、工程创优管理措施具体分解和落实。

  事实上,浙江段集团所有承接的标段都严格要求依照各项施工技术规范、规程和各项质量验收评定标准组织实施。从一进场就建立完善的管理制度和质量保证体系,落实质量目标责任制,强化管理人员质量意识,严格执行质量控制措施,执行班组自检、互检、交接检制度、分项工程首件制度、原材料进场验收制度等,抓好工序质量,层层把关,确保达到工程质量创优的目标。

“量身定做”的施工

  这里地势陡峻,部分路段位于山间冲积盆地,地形多样,工程地质条件复杂;区域内不良地质发育,主要有岩溶、崩塌、小煤矿采空巷道、崩坡积体、断裂破碎带。地质灾害常以滑坡、崩塌、地面塌陷和泥石流为主,工程建设造难度可想而知。

  “无论是工法、技术、标准,还是管理方式,其实浙江省的很多公路建设项目都是沿袭和继承了黄衢南公路。可以说,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是浙江省公路建设的一个榜样。”王玉富介绍,很多新材料、新工艺、新产品、新技术,始于这项工程,并被推广到了省内、甚至国内其他地区公路的建设。

  创新的力量

  “刚开始利用基层振动成型法这项施工工艺时,我们其实不大敢大面积推广,因为刚刚试验成功的技术我们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好在当时工期还比较宽裕,我们就在施工到基层以后停工,第二年检查发现裂缝几乎为零,这才开始大面积使用这项技术。”姜汶泉还记得,运用这种基层振动成型法施工的路段,两年以后养护部门去现场勘验,发现效果非常好,继而被推广到了全省。

  

  与基层振动成型法一样,在长大陡坡路段沥青路面处理、隧道砼路面和桥梁抛丸处理、路面设计等方面,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二期工程都进行了创新。

  记者了解到,施工期间项目结合通车高速公路长大陡坡路段的路面病害状况和养护经验,经过和省设计院的研讨,在这些路段的沥青面层中掺加适量的PR 改性剂,以提高这些路段的防滑、防破损能力。试验结果表明,普通沥青、SBS 改性沥青在掺适量的PR 改性剂后,混合料的动稳定度提高1 ~ 3 倍。

  光面爆破技术的应用,也是该工程为典型区域性地质条件下的边坡而“量身定制”的。这项技术最初是以项目B3、B5 合同段岩质边坡为背景,主要针对典型区域性地质条件下边坡光面爆破工艺设计和控制技术展开研究,提出岩质边坡开挖光面爆破工艺与监控技术,建立了山区高速公路边坡开挖光面爆破技术指南,在确保工程施工安全起了很大的作用。

  办法总比问题多

  尽管施工之前项目施工人员已经对沿线较为发育的岩溶有所准备,但各种意外状况还是常常令人淬不及防。工程B5 合同段项目副经理俞樟华至今对开凿石崖坞隧道时的那次“遇险”记忆犹新。

  在开凿石崖坞隧道时,工程进行到一半突然出现了一个溶洞。被打穿的溶洞喷涌而出的泥浆瞬间将推土机推出20 几米远,幸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这种不可控的因素几乎遍布了整个工程项目。

  “遇到溶洞,我们就马上进行地质补探,然后根据实际情况处理,再难也要保证工程质量和人员安全。”俞樟华说。

  

  在长达1.75 公里的田溪12 号桥桩基施工时,为了处理“岩溶多,洞径大,桩基埋深大,施工易塌孔、掉钻”等情况,采取了“反复填充混合料,经冲砸密实后再正常钻孔”的措施,问题得以顺利解决。

  作为工程施工的重点和全线最长的桥梁,位于渊底枢纽主线的渊底特大桥以它1276 米的长度给建设者们出了一道题。办法总比问题多,该桥设计采用S线形,桥位尽量绕开山体和村庄,减少劈山和扰民;墩身采用空心薄壁高墩,平均墩高40 余米,最高达55.3m。高墩混凝土的表面光洁和垂直度是质量控制的关键。付出总有回报,作为衢黄高速公路浙江段二期工程的标志性结构物,该桥以“严谨、精细、标准”化施工理念一度享誉业界。

  设计即有“先见之明”

  在杨家园隧道、后坪坞隧道、江都坞隧道内的侧墙两侧,绘制了很多人性化的图案,这是出于交通安全的考虑而为之。不仅如此,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二期工程将诸多功课做在了前面,在设计方面自有一番“先见之明”。

  为了提高隧道行车的安全性,工程以隧道群为依托,在纵向横向对比隧道群营运安全管理技术的基础上,以交通信息平台为基础,建立了“综合监控、集中管理”的管理模式。并且以偏压隧道群施工为依托,对隧道施工力学效应与控制技术进行深入研究,掌握了偏压隧道的受力与变形规律,提出了偏压隧道的设计原则和施工方法。

  

  在设计方面,工程在选线和互通立交方案拟定过程中结合沿线地形、地貌和地物,因地制宜选定合理的路线走向和互通立交形式,线位尽量靠山不挖山,避免了高边坡和大填大挖;改变多坡一式的设计方法,对高边坡进行一坡一设计;对有条件路段通过放缓坡率以及改变坡高使之自然过渡,端部圆弧过渡和碎落台圆弧过渡,以减少人工痕迹;在保证稳定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取消圬工防护坡面,以自然、绿色、生态防护为主;填方边坡全面采用以土工格室植草防护为主的形式;同时为避免山体贴皮开挖现象,对个别高路堑路段采用了桩板墙加固防护形式,避免路堑边坡的大面积开挖造成的环境破坏;路堑边坡采用以灌木为主的“高次团粒”生态植被防护技术;路基排水在满足使用功能要求的前提下,充分考虑沿线地形、水系,选择占地少,相对隐蔽的结构类型和断面形式,达到与周围自然环境相协调。

  桥梁、立交注重结构类型的选择和细部设计,按照“安全、适用、经济、美观”的原则选择桥型方案,同时加强了对桥梁的细部处理,如桥台锥坡,传统的桥头锥坡采用浆砌片石形式,景观效果差,本项目创新性的采用砼预制六角形空心砖+ 植草护面,既满足了坡面防护的需要,更重要的是绿色的防护与路基边坡防护、与周围的自然环境更加协调。

  ……

  通车运行几年来,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二期工程运行质量状况良好,与建设中的勇于创新、攻坚克难、精细设计和严格施工密不可分。

    工地里的“免检产品”

      2008 年,为检验浙江交工集团承建各标段预制梁板浇筑的质量,原浙江省交通厅质监局随机选取了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二期项目B3 标段何田溪5 号大桥右幅2-2# 预制箱梁,进行现场切割试验。

      切割检验的结果显示,断面砼密实,预应力孔道压浆密实,经各项试验检测,梁板的实际刚度、弹性模量、跨中实际抗弯强度等指标均满足设计要求。这项检验举措被誉为业界的成功典范,而该梁板也因其质量过硬、值得信赖,被用户称为“免检产品”。

      “梁板预制出来以后,我们可以不用去担心它的质量是否有问题,基本上可以达到‘免检’的标准。因为这个梁板预制好了之后,再把它切开看里面的钢筋布丝、注浆等各个方面的工艺和质量,都是十分过硬的。”说起这项“免检产品”,姜汶泉用了“唯美”这个词语来形容。

      

      时任B3 标段项目经理的盛永军告诉记者,尽管目前这种预制梁板技术已经十分成熟,广泛应用于公路建设行业,但在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二期工程建设期间,却还是一项相对空白的技术。

      “那个时候,浙江交工集团经通过多年高速公路的修建,积累了不少经验,并将这些经验总结归纳成了一个高速公路预制梁板标准化生产的作业指导书。我们根据书中的规定,和实际工作中的经验,再次总结实践,研究出了这个预制梁板。”

      2009 年,原交通运输部质监总站站长李彦武视察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二期时,称赞这项预制梁板技术为“国内一流、国际领先”,“山区高速公路施工典范”,并在其他省、市、地区考察调研时,也大力推广这项技术。

      “我们的梁板可以说是内实外美”姜汶泉说,以前预制梁板时需要人工数钢筋根数,费时费力,还不容易保证质量,“而我们这项预制梁板的技术,利用标准化的胎膜,实现了产品质量的稳定性。”

      他介绍,在预制梁板生产过程中,首次采用了钢筋骨架胎架进行加工,并整体吊装入模,采用自动喷淋系统养护和76 #液压油脱模剂、聚乙烯泡沫填缝剂等创新工艺和方法,采用了“斜向分段、水平分层、连续浇筑、一次成型”的砼浇筑工艺,保证了梁板的内在和外观质量,实现了优质高效的生产目标。

    有规矩,成方圆

      “我们相处的十分融洽”、“解决起问题来很有效率”、“因为这个项目,我们成了好朋友”……采访中记者发现,曾经参与过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二期工程的人,无不对当时融洽和谐的工作氛围称道。

      作为省内龙头企业,早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浙江交工集团就已经清晰预见目前行业全面推广的标准化建设趋势,以全力打造标准化工地为手段,力争标准化建设走在全省乃至全国交通建设前列,并严格按照浙江省交通运输厅文件精神,贯彻执行标准化建设要求,实现“项目管理规范有序,设施建设标准化、施工操作规范化、工程质量优质化、建设生产安全化”。

      在标准化实践中,浙江交工集团还率先推行了标准化工地建设的各种要求和措施,形成了工厂化、智能化、信息化的初步实施方案,并通过整体优化和统筹兼顾,初步形成了以场站、管理、工艺为主要策划内容的施工标准化体系。

      

      建设期间,项目受到了时任交通运输部质监总站站长李彦武的称赞

      在施工过程中, 集团始终如一坚持这一原则,全面实施质量管理标准化,注重从源头进行把控,所有标段都严格要求依照各项施工技术规范、规程和各项质量验收评定标准组织实施,将“精品工程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的理念贯穿于工程管理的全过程、工程建设的全范围和工程施工的各个环节,实施了工地建设标准化、首件工程认可制、亮点工程推广制等。

      “从一进场就建立完善的管理制度和质量保证体系。”当年参与建设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从落实质量目标责任制,强化管理人员质量意识,严格执行质量控制措施,到执行班组自检、互检、交接检制度、分项工程首件制度、原材料进场验收制度等,都要层层把关,确保达到工程质量创优的目标。

      “我们现场的各个环节、各个工序都有标准、有规范、有要求。这些规范都是在原先规范的基础上根据这个项目的特点进一步提高,是更加细致的规范,用来指导我们的施工。”

      也正因为如此,从业主、监理到施工单位,形成了三个合同主体精品工程的管控体系。

      姜汶泉认为,标准化的管理体系就是践行工匠精神的基础,“那时从业主开始,到监理和施工单位,都对钢筋、水泥等施工中的重要材料的质量进行了严格管控,为了便于开展质量安全工作还集中。尽管这种集中办公在当时并不常见,也存在很多困难,但现在看来受益匪浅。”

      “实际上工匠精神,就是要做出个规矩来。”姜汶泉说。

    “不破坏就是最大的保护”

      “安全、环保、节约、和谐”的设计新理念,使得高速公路的建设工程与环境生态工程按照系统最优化的方式结合起来,黄衢南高速公路浙江段二期工程将公路与周边环境及自然生态融为了一体:路基设计以“宁填勿挖或少挖”为原则;桥梁设计以“安全、经济、适用、美观”为原则;隧道设计注重洞门的设计,洞门绿化尽可能与周边自然环境相协调,多数采用生态洞门;互通设计、施工做到“处处皆是景,处处皆不同”的效果;服务区的设计融于周边的青山绿水画之中,施工痕迹几乎看不到……

      衢州,素有“四省通衢、五路总头”之称,并因其旖旎的风光,丰富的自然资源,又被冠以“神奇山水,名城衢州”之美誉。

      

      穿越这样一个风景秀美之地的公路,保护当地的自然资源也必将被置于首位。因此,该工程从一开始就按照“安全、环保、节约、和谐”的设计理念,旨在打造国家级的生态高速公路。

      个性化生态防护

      “在整个施工建设中,要求各参建方必须将建设工程与生态工程进行最优化结合,使公路和环境形成协调、统一、有机的生态整体。”王玉富告诉记者,工程在生态防护上下了很多功夫,沿线采用了形式多样的环保型挡墙,并依托绿化进行防护。

      例如,在紧邻民房的高半填半挖路基段均采用吉奥挡墙技术,该技术在当时在国内处于先进水平;在石涯坞等隧道洞口则采用了生态挡墙技术,实现开挖洞口与周边植自然相容;沿线多处采用鹅卵石挡墙,营造‘路随青山走,车在画中游’的美丽生态效果,达到公路和环境和谐统一的效果……

      

    图为吉奥生态墙

      项目首次应用的吉奥生态挡墙技术,不仅达到了收缩坡脚,节约征地,增强路基、坡面稳定性的效果,而且达到墙面绿化与自然环境协调统一,至今仍然保持良好的生态效果。

      而格宾生态格网挡墙技术的应用,也是工程措施与植被措施相结合的一次全新尝试,即采用热镀锌钢丝编制格网网箱,再填充块石,并交错叠砌成挡墙结构,并种植宜生长攀爬植物,形成一个柔性护面,营造出绿化景观,恢复建筑结构的自然生态,实现了水土保持和自然生态环境的协调。

      “零开挖”打隧道

      姜汶泉说,修建公路对于环境而言破坏,多多少少都会造成一些破坏,那么如何将这种破坏程度减至最低,就成为了建设者们考虑的一个问题。在开凿隧道时,为了避免大开大挖对山体造成的破坏,施工单位着实动了一番脑筋。

      由于工程所经区域山高坡陡,为减少开挖,保护原有地貌,保持水土,项目施工采用了形式多样的隧道进洞方式。如蕉坞隧道右线黄山端洞口等,采用了半明半暗的进洞方式,解决了沿陡坡山体进洞的难题。

      

      “以前的方法是先把山劈掉,劈个面出来再往里打,现在利用我们新的施工工艺和设计理

    返回顶部